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大叔今年四十八(一)
2014-06-26 14:26:29 来源: 作者:刘心明 【 】 浏览:5521次 评论:0
 (原创纪实文学连载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叔今年四十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美女穿越22年情爱写真


      业余作家“遥远的小山村”虽然说不上著作等身,仅从数量而言,数百万字,不多不少,天天在家中码字,苦于没有抓住现实题材,一直未能推出上得台面之精品。忽一日,艳阳高照,天空万里无云,一美女忽然打来电话求见,说有创作题材相告,作家心中不免有期盼之意,或许该女士倘能提供惊世骇俗题材,不失为消解无题之虞,也未可知。“遥作家”约好时间地点,在某音乐茶座等待。
     女子准时赴约,无须打量,“遥作家”以其老辣犀利之目光,浅目扫过,早已品读出美女容貌。女子自称杨琴,秀发披肩,身材修长,亭亭玉立,美目盼兮,笑靥如花,面容姣好,皮肤白皙,步履轻盈,作家立刻用三十二个字,将这位名叫杨琴的女子形容得滴水不漏,毫无疑问,来人确为世间少有之极品美女。作家彬彬有礼,迎座于对面,细品大别山毛尖,杨琴尚有羞怯,称作家为老师,自述有尚不成熟纪实文学作品初稿,望老师大笔斧正,以期借网络论坛之地公开发表。“遥作家”欣然领命,经过数十天精心打造,终于完整再现杨琴故事之全貌,以下文字为体现记述真实,作家仍以杨琴第一人称谓纪实。

      我今年26了,父母是本市退休老师。三流大学毕业,不好意思说那渣学校名。现在某二线城市一公立中心医院当医生。大学时谈过某凤凰男,因买不起房子,只得天各一方,没在他身边守着,自然攀高枝儿去了。因感情不深,也无多大牵挂,随他去吧。自个儿伤感了三个月,突然醒悟,不再念叨了。
  认识他纯粹是偶然,也很狗血。去年7月的一个下午,我下中班回家,迎面开来一奥迪,我避之不及,被倒车镜带倒了,只须觉得左臂一阵生疼,倒在地上挣扎着,突然一个急刹车,从车上下来一个高个中年男人,急忙扶起我,连声问伤着没有,我说伤着了,手臂好痛。他二话没说,将我扶进车里,直接开到我们医院了。
  拍片,CT,应该做的检查都做了,左手臂骨折,别的没有发现什么。科室同事和我父母闻讯起来,特别是我父母急得都哭了。我父亲是个爆脾气,骂那个高个中年男人,开车瞎了眼,专撞他女儿。他一脸歉意,连声说对不起,不是有意的,请交警来处理,是什么责任,他全负。这人说话很清晰,很条理,声音也很磁性(鄙视一下自已),那时我躺在病床上,一脸痛苦的表情。他弯着腰,问我现在还痛不痛,我故意大声说很疼,他吓得不轻,一直在说抱歉。我见他拿着手机,想给外面打电话,但又忍住了。
  当时我父母在病房坐着,他在那站着,见我们平静了一些,就对我父母说,大哥,大嫂!您看这事是我不对,是让交警来处理,还是我们自己来商量?我看事情不算大,要不我们自己谈个意见,您看如何?同时他又扭过头来看着我,似乎在征询我的意见。我父母都是老师,又厚道,又本份,自然是讲道理的人,就说,刚才是我脾气不好,兄弟你不要见怪,我看这事,不经公也好,我闺女是什么想法,就她的意思。爸爸将球扔向我了。我想了想,觉得经公沾不了什么光,特别是程序麻烦,看这人还诚实,于是,我说先住院治疗,伤好后再说吧。他说好,我有些假忙,先去了,我身上没什么现金,这是银行卡,里面有二万块钱,是我的工资卡,你们先付住院费,先住下再说,别的事不要管,明天中午我再来。说着便留下了姓名和电话,银行卡密码,工作单位是本市市委机关。父亲很客气地送他下楼走了。
     第二天中午,他果然来了,还带了一束鲜花和一些水果、零食乱七八糟的东西,满脸堆笑,嘘寒问暖,太亲切了。他说,昨天下午去宾馆看一个北京来的专家,约好时间,又堵车,心急,所以碰到我了。我大度地笑了笑说道:“又不是你有意要撞我,别再说对不起了,我不喜欢听。”他说好好好,不说了。我偷偷地打量这个中年人,高挑个子,满头黑发,眼睛很亮,很睿智。穿着白衬衣,黑裤子,休闲皮鞋。他在跟我父亲拉家常,得知,他是今年初调来本市工作,有个儿子在上海上大学,老婆前些年因病去世了。目前在本市工作,住在市委机关宿舍楼,是公房,没在本市买房子。  
他走之前说,有个事要跟我们商量一下,他说他有驾照,单位也有司机,可昨天一时兴起,找司机要了钥匙,没想开车就出事了,希望我们为他保密,不要说是他本人开车的,搞不得不好要挨批评。目前为止,我只知道他在市委机关工作,是公务员,没老婆,年龄奔五了,其他一概不知。 
         我这也不算什么重伤,本来住一个星期,吊着手臂可以上班,但我住了二十天,  我父母轮流来照顾我,虽然心安理得,但终究不好意思,毕竟要人家付费,我看了下他留下的纸片,称呼他为Z大叔吧。这十天中,他每隔一天就来看我,每次都带东西来,特别是他带来的铁观音很好喝。我父亲说,到底是读书人,又在市委工作,谈吐文雅,有数,靠谱,很明白,懂人情世故。他每次都是中午或者是晚上来,晚上来的最多,有时十点多才来,有时坐一两分钟,有时站一下就走了,最长的一次坐了一个小时。我曾问过他的具体工作,他说就是搞搞调查研究,批批文件,开开会之类的事。   
        他说他读的是工科,原来在做技术工作,还在乡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大叔今年四十八 责任编辑:叶建辉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/5/5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罗田县乡土作家创作六部长篇小说 下一篇 红叶恋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招聘求职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