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县长与囚犯
2012-06-18 14:28:37 来源:原创 作者:凤山飞燕 【 】 浏览:1803次 评论: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长与囚犯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 2001年,我在罗田凤城废品收购站的一本旧书里,发现一份解放初期的政府公文。泛黄的毛边纸上,是墨迹蝇头小楷,落款:罗田县人民政府。“县长”二字后面,赫然盖着“王玉轩”的大红印章。“王玉轩”三个字,突然映入眼帘,我不由猛地一惊,好一阵兴奋激动,心湖顿时荡起涟漪……
 
       王玉轩老人,1991年我去黄州地委给老人家拜寿时,见过他一面,北方人,一口山西腔。身材魁梧,气宇轩昂。有关他的故事,往日听我岳父零星说过一些,不祥尽。那时也没在意,可惜现在又没法翻阅《罗田县志》,不然,凭我这支拙毛,定会在史海中,勾出一串五十年代发生在罗田大地上的往事来。
 
       王玉轩,山西人,教书匠。早年参加八路军,后随大军南下,来罗田参加建立人民政权、土改和镇压反革命等活动。解放后,历任罗田县第二届县长、农业部某司科长和黄冈地委组织部长。
 
      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,罗田北丰李家楼,有位叫李笑田的小地主,膝下两儿两女,幺女排名老四。解放前夕,李笑田见时局不稳,就变卖田产,着力培养老三和老四读书,不管天下属谁,国家总要读书人,希望孩子能为国家效力。
 
       罗田将要解放时,在武汉念完大学的老四,是一位国色天香才华出众的妙龄少女,意欲参加国民政府的青年军,在武汉返回家乡途中,遇上王玉轩领导的南下工作队。一表人才的王玉轩,深被老四迷人的气质所吸引,劝她参加革命,老四遂加入了共产党的文工团,后来成了王玉轩的夫人。
 
       罗田解放后,人民政府开展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,打击地主恶霸土豪劣绅中的罪大恶极的阶级敌人。李笑田也被抓进监狱,成为“新人队”中的一员。解放后继廖鹏之后,王玉轩在罗田当上了第二任县长。
 
       心连十指指连心。身为孝女的老四,见父亲被政府关押,寝食不安、忧心如焚。严酷的现实,在王玉轩面前呈现出尴尬一幕:岳父沦为女婿阶下囚,外有党的政策,内有人间亲情,乍办?管不管?一时深陷矛盾、斗争和痛苦之中……
 
       老四深知,当时政治气候,不允许夫君触犯“丧失阶级立场,徇私枉法”那根要命的高压线,得找出一个既符合原则,又不失人间亲情的良策。李笑田与县太爷这层特殊关系,监狱中没人知道,老四怕惹麻烦不敢捅破。纵要表达儿女亲情,也只能悄无声息地进行。
 
       狱中的李笑田,平素锦衣玉食、养尊处优,一下坠入十八层地狱,折磨得不成人样,渴望有人救他出苦海。他只知道女儿女婿在政府里当差,不知道当了几大的官,也怕牵连他们,不敢声张。就这样在狱中度日如年……
 
       一日,突然天掉馅饼:囚犯李笑田调到新人队食堂当采购员,负责购买粮食和蔬菜。这是别的囚犯梦寐难求的美差。这天早晨,老四象特务样,一身乡下妇人打扮,挑担菜早早蹲候在菜场,苦苦等待那个采购员出现。终于等到那一刻,远远望见一个熟悉身影正踌躇向她走来。老四的心不由怦怦直跳,急忙转身压低帽檐,遮住眼角那颗滚烫的泪珠。等那人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一瞬,环顾四周没人注意,一把将那人拉到僻静角落,压低声调泣不成声:“……老头啊,你要听政府的话,好好改改造,政府会宽大处理的……”说罢环顾四周,偷偷塞几张钞票那人口袋里,叫他保重身体,然后若无其事离开………以后,父女见面,多是在这种场合下进行。
 
       李笑田释放回到北丰李家楼,有条老命回,一家人欢天喜地!然后拧成一团号啕大哭………风云变幻天翻地覆。回家后,人被打倒,田地没收,财产充公,一家人流落街头无家可归。昔日,李笑田待长工仁慈宽厚,落难时,长工秦厚知恩图报,把自家两间破茅屋让给昔日主子暂避风雨。数日后,李笑田找到农会主席声泪俱下:“猪有圈、牛有栏,畜牲也有个窝。我也是新中国公民,毛主席的百姓,政府总该把间屋让一家老小挡风遮雨吧!”农会主席动了恻隐之心,总算给了两间破屋,一住就是十多年……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历史车轮驶进上世纪六十年代,李笑田过世了,老大出嫁,老三参加革命落户新洲,老四随丈夫官位迁徙,罗田——黄州——武汉——北京——黄州,转了一圈,最后定居黄冈地委,王玉轩任地区组织部长,老四任地区体委主任。
 
       那时,乡下的老二,家大口阔,生活困难,每年要靠老四接济。为了不让二哥因成份不好在历次运动中受冲击,老四给家乡李坪村在扶贫、贷款、修桥和加工厂设备项目上鼎力相助,父老乡亲受益非浅,念念不忘。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,老四没受到整治和刁难,风平浪静躲过一场场政治劫难,生产队还选他这个地主成份的人,进队委会当会计,掌管财经大权。
 
       1974年,老二因家人生病、孩子出嫁等一系列大事挪用了集体两百块钱,清账时被发现,有人告他贪污,老四憨厚胆小,吓得寐食不安,觉得大难临头。他老伴见他颤抖得说不出话,安慰说,看你个熊样儿,没做亏心事有么怕的,说清楚不就完了?天塌不了的!没几天,老四从地委打电话大队书记:老二是个老实人,不会干孬事。他确有困难,也怪我做老妹的没照顾好他,他亏的钱我补上,莫为难他。一场危机就这样过去了。
 
       老二为人忠厚,待人真诚,从不愿给亲友添麻烦,尽管有可乘荫的大树,但他一生却在烈日下暴晒.,与人为善,从不仗势欺人,深得乡亲们的厚爱。2000年,他中风离开人世.。
 
       写到这里,读者要问:那老二和老四是谁哇?你么晓得这清楚?抖开迷底:那老二是我岳父李长春,老四是我爱人的嫡亲姑妈李莉君,王玉轩老人是我爱人的姑爷。而今他们均已作古:1988年,老四不幸身患食道癌早逝,1992年,王玉轩老人病逝于黄州。
 
       时过境迁,上一代人的故事,深深打上时代的鲜明的烙印,今天翻开尘封的往事,深切怀念逝去的亲人。
 
 
 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凤山飞燕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九爹,我们永远怀念您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招聘求职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